以契约拯救互联网愿望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以契约拯救互联网 愿望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前段时间,“万维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公布了一项旨在拯救网络的全球计划——《互联网契约》。该计划呼吁政府和企业减少对互联网的滥用,使互联网免受政治操纵,确保它惠及人类。

《互联网契约》概述了拯救互联网的九项核心原则,针对政府、企业和个人各三项,笔者对具体原则概述如下。

金融、电子商务行业死亡公司最多 本地生活、企业服务次之

在互联网深度融入个体日常生活的今天,它的双刃剑效应也日益显现。一方面它确实为用户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与“无互联网时代”相比,我们的工作、生活甚至思维方式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以说,现代人的生活已离不开网络。

毫无疑问,《互联网契约》的出发点是好的,但从实践角度来看,契约的理想色彩比较浓,执行起来存在一定难度。

如此看来,防止互联网变成“数字反乌托邦”,抑制网络空间乱象丛生,回归其发明初衷已刻不容缓。在这一背景下,蒂姆·伯纳斯-李希望以契约方式来扭转局面,即通过规定新的契约来完善互联网使用规则,重塑互联网世界的价值观。

这些成立于2015,死于2019年的企业中,按数量排序,有9家电子商务公司,9家金融公司,7家企业服务类公司,6家汽车交通公司。

对政府、企业、个人提出要求

首先,针对政府的原则:政府要确保每个人都可以上网、确保所有网络都能实时访问、尊重并保护人们的基础在线隐私和数据权利,并尽一切努力确保个人的互联网使用权和个人数据管理权。

这样的愿望,听上去似乎很美好。但仅靠这样一份计划,或者仅靠政府和企业,就能拯救互联网吗?笔者认为,这项拯救互联网计划是互联网行业内部的一次自我救赎行动,虽然计划过于理想化,但依然值得我们关注和思考。

最后,针对个人的原则:用户应成为互联网的建设者和协作者,参与建设能够尊重公民话语权和尊严的强大网络社区。《互联网契约》要求个人主动参与网络建设,积极争取个体在网络空间中的话语权,推动互联网资源向所有人开放。

2015年成立的公司死亡最多 死亡的金融类公司融资额最多

三言财经统计发现金融、电子商务、本地生活等行业死伤惨重,教育、文娱传媒等行业也是哀鸿遍野。在这些死亡公司中不乏独角兽、千里马,但在一系列综合因素下还是倒下了。

以下是2019年行业具体死亡名单:

但另一方面,与万维网发明初衷背道而驰的乱象,也在不断发生。在笔者看来,这些乱象主要包括三类:第一类是在网络空间出现的虚假信息、网络暴力。虽然网络空间是一个虚拟空间,但网络中存在的虚假性、侮辱性、煽动性信息却可以伤害到现实生活中的个体。第二类是利用网络非法窃取或者未经同意而使用他人隐私数据,并通过这些数据获取利益。比如,最近谷歌公司被曝未经同意采集了全美2600家医院、5000万患者的医疗隐私数据。第三类是通过网络恶意引导、操控舆论,影响民众选择。

临近年末,哪些行业和领域死亡最为严重,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

从上述论述不难发现,无论是对政府、企业还是个人,《互联网契约》的核心就是要求各方共同努力,切实保障个人的互联网使用权,以此确保互联网“不作恶”,使之能始终惠及人类。

此外,死亡数量在10家以上的行业还有教育、汽车交通、文娱传媒等,几乎涵盖主流的新经济创业公司。

“如果我们现在放弃建设更好的网络,那么网络不会失去我们,而是我们将失去网络。”这是蒂姆·伯纳斯-李在庆祝万维网诞生30周年贺信中的一句话。笔者认为,网络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建设网络,不仅仅是政府和企业的责任,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和义务去建设好网络。

三言财经按照2019年最新死亡时间统计了前100名企业,得出成立于2015年的公司死亡数量最多,共计54家,其次是2017年和2016年,分别死亡13家和12家。

2019年是万维网的“而立之年”。30年前,在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工作的英国人蒂姆·伯纳斯-李创建了改变现代历史的万维网。如今,它的发展已经超出了创始人的想象。但无论万维网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们都不该忘记,“万维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发明它的初衷——服务人类。

Ofcom在今日发布的提案文件中明确指出,有锁机会带来更多的麻烦,并且会使有些用户“永久放弃切换使用其他网络”,因此“我们建议为用户扫除这一障碍。”

从行业分布上看,金融、电子商务、本地生活、企业服务等行业死亡公司数量最多,分别为62、38、31、31家。

其次,针对企业的原则:企业要开发出能够助长“人性善”并抵制“人性恶”的技术,要为用户访问互联网创造更加便捷的条件,并明确提出了要为残疾人士和小语种用户提供网络服务。同时,《互联网契约》还要求企业提供更为简化的隐私设置模块,便于人们访问自己的数据和管理隐私模块。另外,《互联网契约》还对企业自身的员工队伍建设、产品发布、科技创新等方面也提出了一些具体要求。

Ofcom表示,尽管很多人都能轻松地将手中的有锁机解锁,但是我们的研究发现,只有一少部分人能轻松的解锁手机,很多人在解锁过程中都会遇到迟迟收不到运营商的解锁码或者解锁码无效的问题等,总而言之就是有锁机的存在,给消费者造成了麻烦。

完善网络建设人人有责

首先,《互联网契约》的约束力非常有限。《互联网契约》只是部分互联网使用者和建设组织的内部协议,对未加入者没有约束力,同时对加入者的违约行为也没有制定实际的制约措施。其次,《互联网契约》提出让每个人像保护环境那样来保护互联网,对于没有技术背景的个人用户来说,这种呼吁的可操作性非常有限。

目前,《互联网契约》已得到了包括微软、谷歌、脸书等科技公司以及互联网权益组织“电子阵线基金会”等150多个组织的支持,但也有亚马逊、推特等巨头暂未表明态度。

目前,该提案还在进一步讨论中。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回归“服务人类”的发明初衷

因此,笔者认为,拯救互联网计划是互联网行业内部的一次自我救赎行动,虽然计划中的部分内容过于理想化,但其提出的对于个体的互联网使用权和隐私管理权的保护,依然值得我们重视与思考。政府、企业和个人三方应该共同思考并采取相关措施,修正当前网络空间中出现的谬误,推动互联网向善。

报道中称,在英国的运营商中,其中EE、Vodafone及Tesco Mobile一直在出售有锁机,这类手机不能使用其他运营商的网络;而O2、Three、Sky和Virgin Mobile则出售的无锁机。有锁机可以通过运营商进行解锁再使用其他运营商的网络,但这样既不划算还很不方便。